自动交易人物志之“SOES恶棍”Datek

2016-01-22

听起来,高频交易是近几年的新名词,但其实高频交易一直存在,只不过以不同的名字存在着,在电子高频交易巨头Getco 和Tradebot之前,高频交易是以手工方式存在的,其中最有名的是被叫做“SOES恶棍"所做的SOES交易。 SOES交易是美国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产物,“SOES 恶棍”作为一个群体,虽然名字不好听,但他们推动了美国证券市场的自动化,许多目前活跃于美国自动交易和交易技术的人物也都可以溯源到其。

谈起“SOES恶棍”,我们不能不提Datek。Datek是当时最成功、最大的SOES交易公司,其在日内交易,ECN(电子交易网络)以及网上交易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开了许多先河,三个公司的主管Maschler父子和Jeff Citron也是华尔街历史上备受争议的人物,他们许多凶悍的交易方法使他们树敌多多,不管是交易对手的华尔街大行还是行业监管部门都痛恨他们.但他们的成功也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作为同主流华尔街的对抗者中的领军人物,他们的创新动摇了当时华尔街的游戏规则,影响了整个美国证券市场乃至全球的交易方式和交易系统。

故事就先从老“恶棍”老Maschler开始。Sheldon Maschler是成长于纽约市的Staten岛的犹太人,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这也注定了他几乎不可能进入看重背景的华尔街大行,而只能在名声不好的小公司里混。最初,他在好几家小证券公司做些小交易。1986年,由于前公司First Jersey Securities 涉嫌犯罪以及股票交易欺诈,Maschler加入了几个熟人开的一家公司:Russo Securities。Maschler在Russo仅仅工作了一年的时间,不过在这一年里他雇佣并认识到了一位精通计算机技术的17岁的年轻人Josh Levine。 正是Levine的技术天才改变了Maschler的命运,使其得以在今后的市场中“掠夺”到大量的财富。这是后话了。 Maschler有个像美式橄榄球前锋一样的强壮身材。他喜欢喝威士忌和抽雪茄烟。他从来没有在一次争斗中退缩过。不管是阳招还是阴招,在Maschler眼里,只要能赢,都是好招。在其他人眼里,Maschler就是一个对任何事情都无所畏惧,他对华尔街大佬们的态度就是:I don’t give a fuck!

1987年,Maschler离开了工作一年的Russo,接受了朋友开的一家公司的邀请,这家公司就是 Datek Securities。当时Datek的主要交易业务集中在低价股票交易上,因为这类股票往往会被大投行所忽略。由于Datek公司计划将交易业务扩张到Nasdaq股票市场,Maschler应约在曼哈顿南端的纽交所旁边的Broad街50号设立了一个办公地点。

成立于1971年的Datek证券原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每天交易量只有100多笔的小公司,而随着Maschler加入这家公司,也带来了跟他共事多年的经验丰富的交易团队。在他们的们努力下,Datek的业务量突飞猛进,每天发送的订单量以成百上千笔计算。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1987年夏末秋初,股票市场一飞冲天,Maschler富有侵略性的战术也运行良好。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灾难突然从天而降。1987年10月19号的“黑色星期一” - 市场崩盘降临。很多其他交易券商以及Datek交易的股票价值都瞬间暴跌,Maschler和他的交易团队为了减少仓位风险,都在不停的电话联系Nasdaq市场的做市商来撤销订单或平仓。可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最终当日市场出现了美国历史上跌幅之最–道琼斯工业指数暴跌23%。就和其他交易员一样,Maschler也受到了重创,尽管他还没有亏到一无所有。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黑色星期一也催生了SOES系统的产生(Small Order Execution System小单成交系统,简称SOES。),该系统允许经纪商代理将散户投资者的订单通过计算机直接送给做市商。SOES系统的应用完全是由于“黑色星期一”那天,Nasdaq做市商们不接场外投资者电话所致。这些做市商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将普通投资者置之脑后,给他们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因此,迫于公众的压力,Nasdaq要求做市商们能够根据手中的报价自动进行1000股股票的买卖交易。为了避免做市商忽视SOES,所有的交易都是连续地、自动化地。改进后的SOES系统在1988年6月30号上线运行。SOES是第一个美国真正意义上的自动交易系统。

Maschler从朋友处得知SOES的存在后,马上意识到该系统是有利可图的。他们找来了一台电脑,安装了Nasdaq的深度行情软件并接入了SOES系统,这就意味着机器上可以显示出做市商们的最优报价,他们可以通过深度行情软件进行手工下单交易,可以在每次行情改变那一瞬间捕捉到SOES系统内的机会。

原理其实很简单。当市场的报价出现变化时,例如当最优卖价从$50上涨到$50.50的时候,这时最优买价就会跟着从$49.75上涨到$50.25。有些做市商可能没有及时更改报价,还卖在$50。这时就有了无风险的赚钱机会。可以快速买下1000股报价还在卖$50的买方,再马上卖给报价在$50.25的卖方,转眼间在一笔交易中赚到$250。当然实际情况会更加复杂些,但SOES交易就是在反应慢的做市商,尤其在来不及更新行情的情况下,被迫以未更改的价格被成交。在技术落后、手工操作,以及一个做市商交易员需要看许多股票的情况下,这个情况经常发生。

就这样Maschler和其他人在SOES中积累着自己的财富。他们每赚取一笔交易,就意味着和他们交易的做市商在亏损一笔。久而久之,做市商们都开始把利用SOES系统赚钱的人叫做“SOES bandits”(恶棍)。Maschler 和他的队伍更是恶棍中的恶棍。Maschler带的队伍颇有特色,他对交易员的要求不多,对教育程度也没有太多要求,但有以下几个要求,第一是头脑灵活,第二是强烈的赚钱欲望,第三要对他忠心。基本上这些人都是他住的Staten岛的人,学历不高,大多是高中生,在认识Maschler之前,许多连股票是什么都不知道。

由于Nasdaq规定授权经纪商不允许自己交易,仅能帮助他们的客户或普通投资者在SOES系统中进行买卖交易。Maschler的团队一直以个人投资者身份在SOES中赚钱,只是他们的操作方式更加肆无忌惮。Maschler根本没有把交易所的规定放在眼里,他很快教会了Datek的团队如何在SOES中欺负那些行动缓慢的做市商们。Maschler树立了越来越多的敌人,和交易对手谈话议价时,Maschler的嘴巴极不干净,总是F*这个,F*那个。Maschler和他Datek的交易团队在SOES系统中如鱼得水,在取得一次次交易胜利的同时,也逐步成为了Nasdaq做市商中的头号敌人,而且遭到监管机构不断的罚款和警告。

就拿Jerry Rosen – Vanderbilt证券的做市商的经历为例。 Rosen目前的老板曾经帮助过Maschler步入华尔街,Rosen早就知道Maschler是一个为交易不择手段的人。由于Rosen老板和Maschler的关系,Rosen非常坚定的认为Maschler一直都很了解他的仓位情况。有一次Rosen平一个量比较大的仓位时,Datek报价竟比Rosen的报价低25美分,以至于这些仓位不得不以更低的价格清理掉。Rosen彻底被激怒了。他愤怒地跑进了仅一街之遥的Datek办公室,朝Maschler吼到“你再这么搞,我就宰了你!”Maschler二话不说,直接从桌上拿起开信刀捅到Rosen的肩膀上,伤口的血瞬间从他的外套流出。Rosen已经感到很幸运,Maschler当时没要了他的命。随后,Rosen叫来了警察,并逮捕了Maschler。由于Rosen老板和Maschler的旧交情,他的老板希望Rosen能放弃对Maschler的起诉。不过Rosen想借此机会敲诈Maschler一笔。Rosen安排了一个与Maschler的协商晚餐,威胁Maschler说,“如果你不想进监狱的话,赔偿给我5万美金。”可是Rosen怎么也没有预料到,Maschler把他们的通话全部录了下来。反而被Maschler要挟到,如果起诉的话,他就把录音拿出来。之后,Rosen再也没有提起诉讼。

Josh Levine作为Datek 系统的顾问和提供者,此时基本上已把其他外面的活都推掉,全时为Datek工作。几年内,在交易员的建议下和自己的不懈努力下,Levine 开发的Watcher下单系统已经是当时最有效率最快的交易系统,短短几秒钟内,交易员就可以下好几个单子,许多速度快的交易员一天甚至可以下几千个笔单子,这是当时其他SOES交易公司和做市商的系统无法比拟的。一个交易员一天的赢利也从几百美元变为几千、几万美元。Datek的交易量也占到了SOES交易量的30%,许多时候,尤其是开市和收市的时候,Datek 下的单几乎令NASDAQ 系统崩溃。

Datek的订单越来越多,但Nasdaq设计SOES系统是为了那些散户投资者而不是专业交易员,且对这方面有严格的监控。为了使Datek的订单看起来像是来自普通投资者,Maschler提出了与小投资者签订“代理人账户”协议,Datek承诺代理人12%的固定利率,在每个交易日结束时,将收益分配发送到代理人账户,其他任何高于利率的收益将归Datek所有。很快,Datek成为一家拥有数以百计小投资者的对冲基金公司。但麻烦的是,SOES并不是为对冲基金设计的,而且对此有非常严格的禁止规定。

监管机构也在此时将Datek作为练枪的靶子,接二连三地对其作出处罚。1991年,NASD以违反SOES系统规定,处罚Datek$10,000,Maschler个人$50,000。1993年5月,NASD以亵渎和不得体的语言为由处罚Maschler$5,000并判罚其暂停一日交易。更严重的是,1993年NASD发现Datek将其订单分割成不同交易账户的SOES订单,以绕过SOES系统的限制。以此处罚Maschler及他公司的交易部门暂停从事交易事务6个月。

Maschler 对监管的态度基本是“你们罚你们的,我还是做我的”。 罚款对他来说只是做生意的成本之一。 Maschler身边聚集了一批他招的年轻人,聪明以及饥饿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是他家附近的Staten岛的人,对于这些许多仅是高中生的年轻人来说,Maschler提供了一个发财的捷径,一年赚着无法想象的超过十万美元的工资, (Datek只提供一个保底工资,其余都是交易利润抽成)只要坚守着Maschler教授的交易规则,利用Levine不断更新,愈加强大的Watcher系统,一刻不停地盯着市场的变化,他们就能不停地从反应慢的做市商那里赚钱。Maschler对他们的教导是,“反正这些做市商富得流油,靠保持虚高的价格差从而赚取无数中小投资者的钱。我们这样做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做现代的罗宾汉。” 其中一个交易员是一个名叫Jeff Citron的年轻人。Jeff Citron 是Maschler一个朋友的儿子,高中毕业后就开始从公司的小弟做起为Maschler干活,他不停地要求Maschler让他尽快做交易员,Maschler经不住请求就答应了。Citron迅速地展现了他交易的天赋,在Maschler的教导下,练就了超快的操盘速度,甚至青出于蓝超过了Maschler。有一天早上开市后,他发现有一个股票一个做市商没有及时更新报价,他在做市商改变报价前完成90次交易,赚到了超过$150,000的纯利润。交易完成后,Citron喜气洋洋地关闭了电脑离开了办公室,当他再回到办公室时,带回了一辆全新的奔驰跑车。

Citron很快就成为了Maschler的左右手,不同于Maschler,年轻的Citron对电脑技术更精通,而且也和Levine成了好朋友,一起构想如何用系统取得更大的优势和尽快地赚更多的钱。如果说老Maschler是旧时代的老交易员,那么作为电脑时代下成长的Citron,就更加理解电脑能够带来的效率和优势,他不停地投资在Datek的交易网络上,而且开始抛开Maschler喜欢用Staten Island的高中生的用人方式,开始大量招聘美国最好的学校的应届毕业生,短短几年内,Datek交易员的数量从几十个扩大到了几百人。

Datek训练新手的方式也颇有特色。不像许多公司在交易员正式交易前会先做几个月的虚拟交易,Datek的新手第一天便开始上手实盘操纵,颇有“溺死式学游泳”的游泳教学法的味道,这种边作战边训练的方法对加快培养新手颇有成效,许多交易员在实战中迅速培养了操盘感,再加上技术天才Levine提供的软件优势和Nasdaq的科技股的日渐活络,许多大学刚毕业的新手一个月就可以赚到上万美元。Datek在训练中天天排名,每个月一次的月底总结评比大会更是鼓励着许多年轻有冲劲的交易员更加努力地工作,为自己更为Datek的Maschler和Citron卖命。他们的交易方法也不限于当初老Maschler的简单SOES交易,主要还是基于动能交易(Momentum trading)。1995 年开始的网络股泡沫也正好被他们赶上,许多优秀的交易员一个人在一个交易日就可以产生数几万美元甚至六位数的利润。

1997年,经过几年的调查后,众多做市商们被指控操纵市场,维持虚高的价差(正如Maschler 一直在说的一样)而被证监会处罚,并对市场结构做了更多的改革,以促进公平竞争,保护中小投资者。1997年SEC出台的订单处理规则(Order Handle Rule)催生了许多新的电子交易网络(ECN,在股票交易上的地位和传统的NYSE和NASDAQ一样)。ECN的产生对美国股市的交易结构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通过ECN小散户的订单第一次能在整个市场上显示出来,NYSE的场内做市商(Specialists)和NASDAQ市场的做市商(market maker)再也不能把散户的单子藏起来,不在整个市场上显示,不让他们得到最好的成交。Datek也顺势推出了Island ECN,靠着自己的交易量和美国日内交易员日益增长的交易量,还有无可伦比的交易速度和稳定性,Island ECN很快成为了交易量最大的交易场所之一,尤其是在当时交易最活络的、日内交易员最喜欢的网络股上,许多机构券商和大行也还开始进入Island ECN,Island很快便成为了最大的ECN。

1997年,基于Datek已有的交易网络,Citron推出了Datek Online,让众多的中小投资者也可以使用Datek的交易网络和其他基础设施,Datek以其低廉的价格、快速的成交以及其他众多的创新深受欢迎,尤其是那些交易频繁的散户,Datek Online迅速成为全国最受欢迎的在线交易网站之一,其拥有近十万的用户,约20亿美元的资产。

1998年春天,公司决定重组,新公司称Datek Online,包含了在线交易网站和Island,Citron任CEO。SOES系统交易机构分割到了一家由Maschler的长子Erik和他的几个伙伴成立的Heartland证券公司,Heartland购买了短线交易业务,继续在Broad大街50号运转。但是,有一股阴影笼罩着Datek,SEC已对Maschler、Citron和Datek的其他交易员进行了巨额的罚款,还有迹象表明,更多的麻烦将接踵而来。SEC正在调查Datek支付固定利率给“委托人”为了在他们的名义下进行交易的事件,很有可能违反反欺诈条例。

正如预料的那样,1999年7月,Datek Online收到了美国司法部的传票,要求调查往年的交易活动记录。这是很严重的情况,调查可能导致刑事指控。虽然Datek Online已经剥离其SOES业务给Heartland,但公司仍处于令人不安的氛围中。Heartland位于Datek Online的楼上,且有一个服务器直接连接Island。

其实早在1999年初,Datek Online通过雇佣资深银行家ED Nicoll作为公司总裁和首席运营官树立了新的整洁的形象。而他一直担心Datek有一个致命的缺陷——Maschler和他臭名昭著的SOES交易机构。他清楚没有一个经纪公司可以在刑事指控中幸存下来。就在1999年7月Datek收到传票之际,他便迅速采取行动来遏制损失,并联合其他管理层发动宫廷政变,迫使Citron辞去CEO的职位并取而代之,让Datek不受Citron调查的波及。受于外界的压力,Maschler和Citron最终离开了Datek并以总价5亿美金卖掉了两人在公司的股份,那年Citron只有30岁。

尽管Datek早期创始人Maschler和Citron的隐退,但SEC从没有放弃对Datek早期交易业务的调查。通过多年的调查,最终SEC抓住了SOES系统中头号“强盗”的把柄。并在2002年,将商业欺诈的铁证摆在了他们面前。在2003年一月,美国证监会公布Datek因非法交易业务和假账记录需要赔付7000万美金的天价罚款。Citron、Maschler以及其子Erik Maschler分别需要赔付其中的2200万和2900万的巨额罚款,并永久禁止进入证券行业。

Maschler和Citron离开后不久,Datek的Datek Online部门以13亿美元卖给了TD Ameritrade,Island也以5亿美元卖给了Instinet。

Jeff Citron,离开Datek后,又创立了Vonage网络通讯公司。Maschler像许多富有的纽约人一样,已退休在阳光灿烂的佛罗里达州,而且他是佛罗里达州政府债券持有量最大的个人持有者。Maschler每天打打高尔夫,享受着退休的快乐,笑容可掬的样子让人无法想象他就是当年有名的华尔街“恶棍”。


(作者:Louis Liu 柳峰)
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通过以下方式访问: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henglisoft
微博:http://weibo.com/shengli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