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期货市场的风控

2016-01-28

光大的“乌龙指”事件注定将成为中国电子交易的一个历史性事件。证监会的5亿元重罚和对四位相关责任人终身禁入证券市场的重罚,给市场参与者的信号无疑是清晰的。 但是类似的事件迟早还会再发生,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系统是人写的,程序员、电路设计师谁也不敢说自己的代码是万无一失的,测试人员也不敢说所有的可能性都已经被测到,同样实盘上的操作人员也不敢保证不会犯错。这次的处罚会让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以后更加谨慎,更好地处理好风险和回报的关系。

 

纵观所有的异常交易事件,不管是程序化交易还是手工交易,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风控的非独立性,在众多的所谓“流氓交易员事件” (点击)中,如让Barings破产的尼克.李森(Nick Leeson)以及最近的摩根大通的“London whale”事件,都存在交易员掌握了交易和仓位入账,或者自己做风控的责任。许多比较复杂的衍生品并不是在交易所交易,定价由每个公司的复杂的定价模型决定,由于模型基本是由交易员决定控制,所以经常会发生同一个仓位的正反方,根据各自的定价模型,都是赚钱的。这种既做球员又做裁判的结果当然使风控最后只是形式而已,因为交易员基本都是由交易赚钱分成,很少是因为他风控做的优秀而得奖金。 回顾2012年8月1日骑士资本(Knight Capital)事件(软件出错导致约4.6亿美金的损失,导致骑士资本最终被迫被收购的命运),以及最近发生在中国的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这些突发电子交易事件中也有一个同样的点,风控不是独立运行完成或者根本不存在的。这样取巧做的好处是能够达到更快的交易速度,特别是对于机会稍纵即逝的套利策略,如期现套利以及这次光大做的ETF套利。这里说句公道话,光大的策略投资部团队应该不是市场唯一绕过第三方风控直接交易的团队。在竞争者已经这样做的情况下,光大想在ETF套利上有所作为,为了拼速度抢到单子,也必须得这样做。美国证监会前几年发布了15c3-5规则也是基于许多券商把公司交易通道直接租给交易公司,也就是所谓的naked access,把风控外包给交易公司所带来的市场风险。在这次出事之前中国证监会也发过文,明文提醒过直接接入技术(DMA,Direct Market Access)的风险,要求券商期货商做好风控。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利字当头,许多券商阳奉阴违,让单子偷工减料地越过风控,直接进入市场,这也可能是证监会重罚光大的原因之一,因为不加大犯规成本不足以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

 

每个交易员都知道风控的重要性,但为什么在现实中会风控失控呢,这个还得具体讲讲风控的具体实现。一般来说,证券期货市场的风控分为交易前和交易后。这里交易前后的交易指的是发单到交易场所,因为单子发到交易所就有被成交的可能,想撤都来不及,风险已成。一般来说,交易前的控制包括单子的金额、数量、价格等。交易后一般基于更加复杂的指标,仓位组合的整体情况,但这些也并非一成不变。理想状态当然是交易前做的越多越好,这样执行的风控体系最好。但是交易先风控需要时间,风控条件越多,计算量也越大,从策略产生单子到交易所收到单子的延迟就会增加。这个过程依赖通用的技术,一般在几个毫秒到几十个毫秒或更多。在一般情况下,若散户投资周期较长是无关紧要的,但在短暂存在套利机会的时候,本来存在的机会就只有短短的几秒或更多,再加上套利一般资金容量有限,拼的就是速度。这就使得类似策略下单的时候有许多动机去冒险绕过或敷衍一下风控来提高交易速度。

 

   到底风控具体应该做什么,我们可以参照一下美国的15c3-5规则。从闪电崩盘,以及其它的交易事故中,美国证监会逐渐认识到电子交易系统存在着巨大风险,并着手实施某些控制风险的方案,以期望实现对类似风险的防范。 在2010年,美国的监管部门开始采取相应措施,首先行动的部门之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推出了15c3-5规则,并从2011年11月30日起正式生效。该规则旨在限制券商对其客户提供未“过滤”的市场接入,即“裸准入”(Naked Access)。按照此规则的要求,券商应该对其客户的电子交易单及其成交情况进行交易前(pre-trade)和交易后(post-trade)的监控,以确定客户的交易不超过SEC制定的安全限制准则。对于参与电子交易的公司而言,作为对整个公司的电子交易体系,不同资产类别,以及不同的投资组合等进行管理和风险控制,SEC的这些强制规则可以被当作一个很好的基准来参照。尽管如此,15c3-5规则也并没有完整的覆盖所有的风险参数,尤其对于期货,期权,以及外汇等金融衍生品市场和国际股票市场。而且在交易系统中加入对这些规则的判断,通常都会引入额外的延迟,从而影响单子成交的质量,这一问题对于高频交易的影响尤其明显。

 

就15c3-5规则本身而言,大致可以分为单子层面和公司层面的规则。单子层面的规则主要被应用于订单核查,通过对单子价格,买卖数量,资本要求,以及用户接入等的检查,来防止类似“胖手指” 或“乌龙指”(fat fingers)的错误发生。公司层面的规则主要针对公司的整体操作,通过对整体仓位,账户等的检查来判断是否超过事先设定的对应上限。这些规则通常是预先设定好的,而且可以在交易日中进行动态的调整。一般来说,误操作规则检查包括对价格的检查,如同对现在买卖盘,最后成交价的价格比较,对单子最大委托数量检查,以及金额的检查,这是最基本的检查。 公司限额的有每日最多委托订单数量检查,每日最多委托订单占用保证金检查,每日最多委托订单次数检查,每日最多委托拒绝次数检查,每日最多委托订单次数检查,最大持仓量检查, 每日最大持仓量检查, 每日最大成交数量检查, 开仓挂单金额检查, 每日最大开仓数量检查,以及单位时间内的单子量等。还有基于盈亏的规则,如基于总和与单个品种的每日净盈亏检查, 每日浮动盈亏检查, 每日总盈亏检查,帐户总权益检查。另外还包括合规性检查,如限制交易列表,卖空的股票融券证明, 经纪商风险度检查, 交易所风险度检查, 风控规则违反次数检查。这些检查都是互有关联的,许多违规交易会触发多个检查的限制。只有这样独立多维度的检查,才能有效地防止类似于光大8.16事件的再度发生。当然, 这么多的检查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不然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好消息是近几年在金融技术行业事前风控技术的发展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包括盛立金融软件在内几家领先的金融技术公司, 已经在最前沿技术应用在风控上取得了很大成效,基本上能在微秒级别完成近百种风控检查,完全可以满足对低延迟要求的套利操作和高频交易.

 

华尔街的有句名言,“华尔街有胆大的交易员也有老交易员,但是从来没有又老又胆大的交易员。” 中国江湖上也有句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光大事件又再次证明这两句话的正确性。  从长远来看光大事件是件好事,它让监管者和市场参与者更加重视风控,而中国的资本市场也将更加稳健成熟。